何人可

发布时间:2020-07-24 来源:设计资讯

  何人可教授毕业于湖南大学建筑系,拥有工学硕士学位,早年曾公派前往丹麦皇家美术学院及美国北卡州立大学留学,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现为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高等学校设计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工业设计专业教学指导分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设计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荣获万人计划国家级教学名师、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贡献奖金质奖章,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等诸多荣誉,在德国红点、IF、BRAUNPRIZE、日本G-Mark、美国Core77设计奖、法国OBSERVUR设计奖以及中国红星设计奖等多个国内外知名设计赛事担任评委。

  2019湖南大学工业设计本科毕业设计展共展出作品150余件,其中两件作品入选了2019迪拜global grad show。我们的毕业设计选题主要来自企业实际生产项目或高校的科研课题,涉及工业产品造型、文化创意产品、交通工具与装备、信息与交互、系统可持续与服务5个大类。本次毕业设计展的看点有三处:一是“极致造型”,主要是交通工具或高端装备类课题输出的高质量模型;二是“软硬结合”,即实体造型和交互界面相融合的高度互动的智能产品;三是“文化再造”,将传统文化元素在新技术、新工艺和新场景下重构形成的各种文创产品。

  ”

  《设计》:请介绍一下本校工业设计专业的历史沿革及现状。

  何人可:湖南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始创于1977年,是全国最早成立工业设计专业的高校之一。1993年我们首批获得工业造型艺术(现设计学)硕士学位授予权,2005年获得设计艺术学(现设计学)博士学位授予权,2011年获得设计学一级学科博士授予权,2014年设立设计学博士后流动站,可以说拥有从学士、硕士、博士到博士后一套完整的工业设计人才培养结构体系。我们于1993年及2018年先后两次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2017年在教育部第四次学科评估中被认定为设计学A类学科(A-)。目前是教育部工业设计专业教学指导分委员会、中国机械行业工业设计学科教学委员会的主任单位。与其他设计院校相比,我们的规模不大,专任教师40余人,工业设计专业每年招生100人,研究生大约70人。

  《设计》:近年来本校工业设计系最大的变革是什么?

  何人可:进入后工业时代以来,工业设计要解决的问题以及相关方法和工具越来越复杂。为了应对这种复杂性,我们一直在调整课程、优化师资。前几年我们确立了国际化与数字化的发展思路,启动了模块课程机制,所有的课程教学和师资建设都围绕我们提出的三个模块来进行。2018年获得了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这是对我们以往工作的肯定。但获奖之后,之前所有的工作成绩也都“清零”了。我们需要重新开始,面向下一个十年,确立新的发展方向。近几年我们新进了一批年轻教师,都是年轻的博士,有相当一部分有跨学科背景,并且具有一定的海外教育经历。同时我们也在修订新的培养计划和课程体系,清理水课,筛选金课。新培养计划的一个最大变化是,我们更鼓励设计背景老师与其他学科背景老师、校内的专任教师与校外的行业专家进行联合授课。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的课程教学与业界最新的研究问题、领域知识和方法工具进行对接。

  《设计》:随着90后、00后的入校和毕业,新生代给工业设计专业带来了什么?

  何人可:我个人觉得,与以往相比,新生代学生整体上体现出两个特点。一个是进校的时候基础知识和能力更加全面了。比如,有好几个同学本科期间雅思就考了7分甚至8分的;还有许多同学在中学阶段就在绘画、编程、手工制作等方面都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专业上并非白纸一张。另外一个特点,是新生代学生对自己的未来发展轨迹更加明确,内驱力也更强。很多同学很早就明确了出国、考研的目标,也有同学积极利用假期找实习、找项目,努力丰富自己的作品集。对于老师而言,因为学生学习的目的性很强,如果你的课程不能提供他需要的东西,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因为我们给了学生选课的自由,学生不仅可以在选修课中做选择,也可以在大多数必修课中对任课老师进行选择。所以很多时候,学生会提意见,或者用“选课”的方式投票,倒逼老师不断升级自己的课程教学。

  《设计》:请介绍一下今年本科毕业设计展的基本情况。

  何人可:今年共有150余件工业设计本科毕业作品参展,从选题来看,作品涉及工业产品造型、文化创意产品、交通工具与装备、信息与交互、系统可持续与服务5个大类。其中,工业产品造型、文化创意产品以及信息与交互设计三类选题数量最多,三类合计占总数的87%。我们的毕业设计展览是向公众开放的,展览场所就在湖南大学的桃子湖展厅,展览为期3天,展览结束后的第二天就进行毕业答辩。根据我们的教学管理要求,所有的毕业设计作品都必须上网且全网公开,大家可以在这个网址查看2019年本科毕业设计:https://pinwall.design-engine.org/workFolder/560

  《设计》:近几年毕业设计作品有哪些显著的变化?这些变化反映了怎样的现实情况?

  何人可:我们毕业设计坚持的一个原则是“实题实做,一人一题”,即毕业设计选题应来源于企业实际项目或者老师的科研课题,且每个同学的课题应该是唯一的、不同的。这个做法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通道来探查行业发展和市场变化情况。十几年前,我们毕业设计的选题绝大多数都是工业产品造型,这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当时业界对于工业设计核心问题的认识主要是解决“造型问题”。大概是从2010年前后开始,信息与交互类的选题变得越来越多,同时这一时期也是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爆发的时期。近几年,毕业设计选题越来越呈现出复杂和交叉的趋势。比如,一些产品相关的选题不仅要求输出产品造型,还要输出与之配套的交互界面,所谓“软硬结合”;另外一些选题强调新技术的应用,比如要求运用计算视觉工具对传统器物中的文化符号和设计知识进行定量分析和处理,或者要求结合新材料、新工艺和IOT技术面向特定场景输出产品设计方案;还有一类选题是从精准扶贫、社会创新以及系统可持续等的社会发展议题出发,自上而下导出相应的产品和服务设计方案。当然,装备和交通工具这类处理复杂极致造型的选题一直都有,但数量不占多数,这块市场对工业设计人员的需求是少量和精英化的。

  通过这几年毕业设计,我深刻感受到,工业设计传统的“造型”问题正在与各种新技术、新领域和新需求交织出一个复杂的、跨学科的问题空间。未来工业设计师的定位,要么是处理复杂极致的造型关系,要么就是展开跨学科合作,运用特定关键技术输出系统性解决方案。所以我们2020年在毕业设计选题层面提出了更具体的要求:毕业设计选题需要至少输出一个实物模型并且结合至少一项关键技术,否则不能通过审核。我们希望学生的毕业设计能更主动地结合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虚拟现实、新材料等关键技术。

  《设计》:毕业设计的成果转化情况如何?可否举一两个已经转化成果的案例。

  何人可:我们的毕业设计要求是“实题实做”,大部分都是从企业过来的实际课题,是受企业委托设计的,不存在转化的问题。如果说毕业设计方面学校自有成果的转化,可以关注一下我们学院季铁教授新通道项目的文创产品。

  《设计》:近几年的毕业设计就业方向和就业情况大体是怎样的?

  何人可:工业设计本科毕业后主要有升学和就业两个大的去向。升学方面,我们2019年升学比例为45%,其中一半是前往国外的设计院校就读。在升学出国的同学中,有34人考入了世界QS排名前20的设计院校,包括皇艺、伦艺、米理,CMU、埃因霍芬等。就业方面,进入世界500强的人数占12%,进入中国500强的人数占18%。从地域分布来看,大部分毕业生都前往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地区就业。从行业来看,毕业生主要进入了互联网、信息技术服务以及制造业领域,少量进入金融和传媒领域。薪酬上看,互联网与信息技术服务这类企业开出的薪酬比其他行业高一截。从某种程度上说,互联网公司把我们培养的最优秀的一批毕业生给抢走了。

  《设计》:您认为毕业设计展的内容和方式还有哪些可以改进的方面?

  何人可:现在每年毕业季,设计院校都会举办毕业展,有的规模还很大。但是,展览往往时间不会很长,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到现场观展,所以毕业设计展之后,相关内容的分享、讨论和深度解读也非常重要。现在有不少人在朋友圈晒毕业设计甚至直播毕业设计,尽管有的晒图质量不是很高,评价好坏不一,但你可以感受到大家都有学习、分享毕业设计的强烈需求。另外一些学术期刊,比如《设计》还有《装饰》,也会做毕业设计专题,这算是对各设计院校毕业设计的深度解读。我觉得,如果能有一个统一的平台,让大家随时浏览、分享高校的毕业设计作品,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方式。我们湖南大学自建了一个平台叫“图钉墙”(https://pinwall.design-engine.org),近几年来每一个工业设计毕业设计作品都可以在上面查到,这样我们自己的学生就会清楚,什么样的毕业设计是优秀的,自己离优秀还有多少距离。当然,目前这上面只有湖南大学的作品,如果各大设计院校能够合作,将各自的毕业设计作品汇聚到一起展示,并向所有学生开放,那对整个工业设计专业教育都会有所帮助。



责任编辑:杜响